古筝《幻想曲》赏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ochips.com/,那不勒斯

《幻想曲》是一首以西南地区民歌和富有民族特色的节奏为素材制作的古筝曲。《幻想曲》,作者以云贵地区的民歌音乐为素材,体现出苗族飞歌的音乐风格。乐曲开始是由一段散板的引子将飞歌的骨干音调以自由演奏的形式引出,这段音乐表现了虚幻而空灵的色彩,与乐曲标题的涵义相吻合。乐曲的主题是在引子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一段优美如歌的旋律,骨干音是将飞歌的音调以现代的作曲技法进行处理,使听众既能感受到民族素材的风格,又能让主题旋律有新色彩的出现,不落俗套。乐曲中部还加入了一些当地富有特色的音乐节奏,制造出一种打击乐的效果。

《幻想曲》是一首以西南地区民歌和富有民族特色的节奏为素材,描写了一种从容不迫、充满抒情气息,以及热情奔放、载歌载舞、回味无穷的深远意境。它的人工调式定弦采取非五声调式的八度循环,其定弦包含了许多按原古筝定弦根本不可能出现的调式调性。首先是D宫调式(缺少商音和羽音)、D羽调式(缺少商音微音),还有F宫调式(缺少商音徵音)、升F宫调式(缺少商音、微音和羽音)、A角调式(加入清角缺少商音、微音)、降B宫调式(缺少商音和羽音)七种调式并非都是同宫音系统调,它可以在相距大三度音程之间互相转换,也可以在相距半音的调性之间转换,这就拓宽新的调式调性运动的可能性。

《幻想曲》由一个主题发展而来的复三部曲,它的引子就是由D宫调式、D羽调式相互交替出现形成两种调式色彩的明暗交替。主旋律A段—— 如歌的慢板,它是D宫调式、D羽调式不停地发生调式调性的变换。B段活泼的小快板是A主题旋律派生出来的,开始调式调性仍是D宫与D羽交替,节奏变为舞蹈性。在多次变奏后,调性转入D宫——D羽—— B宫,在进入 B宫后,那不勒斯左手跳跃式固定音型及右手的旋律长摇,节奏拉宽具有歌唱性的旋律与主题相互呼应。然后B段的变化再现D宫最后进入A段的变化再现和尾声,调式调性仍是D富和D羽交替出现。《幻想曲》的整个调式进行是:D宫D羽交替——D宫——D羽—— B宫——D宫——D宫D羽交替。在这首乐曲中作者运用了同主音大小和弦色彩明暗交替,将因同主音调式交替而产生的小二度这一特性音程提炼发展。创造出全新的下方小三度加上方小二度 的调式色彩旋律。把现代作曲技法与民歌素材的相结合,创造了全新色彩的音乐旋律语言。

作品中使用的纵合化和弦不同于以往民族调式五声性纵合化和弦,这些和弦中加入了不协和音程及特性音,使乐曲在纵横方向上既保持了和声的协调又增添了非传统性的音响效果。王建民每首作品的材料运用都能体现出一种简约节省的风格,大多数的作品都仅以一个核心音调为基础,通过作者丰富的创造力发展衍生而成,这也是王建民作品结构集中,精致严谨的关键所在。

《幻想曲》开头是乐曲的引子,简单的几个音符是整个乐曲发展的核心音调,也是主题的雏形。主题由此音调结合苗族民歇《飞歇》的骨干曲调而形成了一个具有较强表现力的优美动听的旋律。这个旋律在如歇慢板的速度下缓慢奏出,给人以无限遐想的空闯 之后的材料也都是由此主题在速度、音区、力度以及节奏上的变化发展而来。新的演奏技法的探索在王建民的筝乐创作中较为突出的一点是对新的演奏技法的探索运用。

幻想曲不仅在已有的演奏技法中发掘乐器新的音响效果,还设计新的演奏技法,这些探索体现了作者对传统乐器新音色的追求,面这些具有创新意识的技法也为乐曲的表现力增色不少 :

1.模仿打击乐演奏的技法这种技法的运用,在王建民的筝乐作品中是比较常见的。在《幻想曲》中,作者运用了“拍击琴板”、“握拳扣击琴板”等手法,这些手法在乐曲中段及结尾恰当的使用,使乐曲模仿了民问打击乐的节奏型,增添了一种特有的舞曲风格。

2.肢体演奏的技法肢体演奏即借助除手指外的其它身体部位参与演奏,使之产生新的色彩和效果。这种技法在王建民的筝乐创作中使用较多,并产生了不同反响的效果。在《幻想曲》中,作者让手掌参与演奏,创制了“掌击琴弦低音区”的技法,使乐曲更加丰富多样。那不勒斯3.“自由演奏”技法自由演奏是近现代作曲中常用的一种技法 这种技法是指无固定音高或无固定节奏的自由演奏。在《幻想曲》中,作者在尾声段设计了将d、 b 、a 三个音符自由快速地轮流演奏,这种技法演奏的效果与作品的标题呼应,营造出一种虚幻而自由遐想的意境。

乐曲以“幻想”标题,为演奏者提供了更加自由的想象空间。例如“如歌的慢板”段,我们可以想象这样的场景:在静谧的清晨,山寨中飘来少女的歌声,它是那么的悠扬柔美、富有韵味,使人禁不住驻足聆听;伴随着歌声的仿佛是西南少数民族特有的铜锣声,它低沉而富有律动的音响,衬托了优美动听的旋律。此处右手的摇指宜采用距岳山稍远的位置,发出较柔和的音色,似有朦胧感;左手不宜用假甲触弦,建议用手指直接触弦弹出浑厚的、近似铜锣的音响效果,与右手飘逸的旋律形成对比。

这一段中接下去的几个部分在音乐进行上是递进式的。歌声由远及近,由柔和转为明朗,力度变化由弱渐强,左手的伴奏音型由简单变得繁复,情绪由平静逐渐高涨。演奏这几个部分时,右手各种技法的触弦位置宜*近岳山,奏出较明亮的音色,与前面的柔和音色有对比。还要注意大量的摇指与其他指法频繁交替使用时,容易出现转换中在力度、音色的连接上不自然、生硬,影响音乐的流畅性。

乐曲的第二大段是“活泼的快板”,它从不同的侧面描绘了少数民族群众载歌载舞的欢乐场面。从中我们可以听到当地具有代表性的乐器小三弦铿锵有力的音响、芦笙委婉动听的旋律以及各种击奏乐器的组合节奏;也能感受到三五成群的舞蹈场景和一人领众人和的宏大场面。这就要求演奏者在表现此段音乐时,要运用不同的演奏技法,使用多种触弦方法,模拟音乐中出现的不同乐器的音响效果,把它的特点之一--音色的多样和节奏的鲜明充分展示开来。这一大段的另一特点是调性的变化,D宫--D羽--B宫--D宫的调性布局使得音乐丰富多彩。它通过改变传统定弦而预设出来,在此并不需移动琴码来调整音高,这是古筝音乐创作中在调性变化上的一个范例。演奏此处时应对几次转调时弦位的变化而造成的弦距改变有准确的了解,并进行调整。

最后一段“激动的广板”是在前面音乐多次的酝酿、叠加后爆发出的全曲最高潮,是一曲对少数民族美好生活的颂歌。演奏时要全身心地投入到音乐中去,用双手,更要用全身的动作去展现音乐所要表达的情绪,应感到你的演奏就像是大乐队全奏时的音响效果。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